疫中闲暇时 分与读书灯

    期次:第483期    作者:宋诗华 袁永晟 曾乔 洪梓霖 张少华

  2020年4月23日,是第25个“世界图书与版权日”(大家熟知的“世界读书日”)。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突然来袭,使假期和新学期都变得不同寻常。但荔园学子在疫情中也不曾停歇阅读的脚步,于书籍的海洋中孜孜不倦地探索着。他们或汲取书中的知识,或感悟情节的深刻,或欣赏文字的精妙……他们读书的故事,仍在延续。


览表象:疫中得闲展书卷


   “在某种程度上,阅读就是让自己暂时脱离现实世界一种方式,亦或是把自己关在了一个小型的避难所里面。”在经济学院的大四学子周名翊看来,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似乎并没有打乱她的阅读节奏。已经完成毕业论文的她,在不用上网课的日子里也依然保持着长时间阅读的习惯。她坦言,由于疫情期间不能出门,相较于此前的零碎化阅读,她有了更多专注于阅读的机会与时间。家中买来许久却不曾开封的书籍也因此有了机会被“宠幸”。
  不只是周名翊,据本报关于疫中读书的254份问卷的调查结果显示,大部分受访学子的阅读情况并没有因疫情受到太大的影响,疫情期间的“宅家”状态反而给阅读创造了更多的机会和空间,超过半数受访者认为自己的阅读时长相较以前有所增加。此外,数据显示,超过五分之一的受访者选择将阅读作为一项娱乐方式,即使疫情期间封闭在家,也努力地让时光变得充实而有意义。兴趣使然的阅读者在受访者中占比最高,兴趣成为阅读的第一驱动力。另外,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由于当下的网上教学模式要求学生阅读更多与本专业相关的书籍,他们阅读的强度甚至显著加大。
  在这段时间里,大二网络与新媒体专业的戴绮雯偶然接触到了一种新兴的读书方式———用微信读书App阅读。这一读书软件既可以记录阅读时长和进度,还能看到好友一周读书的排名,这种带着激励效应的读书方式让戴绮雯爱不释手。“数据的量化、可视化的阅读成果都让我感受到了阅读的成就感。”她热情地“安利”着这款她偶然发现的“宝藏”读书软件,言语间难掩对它的喜爱。
  疫情期间的阅读还会给一些深大人意想不到的收获。大二英语专业的学生陈健仪在阅读英语外刊时,总结出了自己的笔记阅读法。一篇文章,大到谋篇布局、行文逻辑,小到简单生词、复杂词组,她都先完完整整地梳理一遍,从而强化了自己的逻辑思维。这为陈健仪的英语阅读及写作带来了很大帮助。
  谈及课业阅读与兴趣阅读,有部分深大同学表示,阅读本专业“必读书目”占用了阅读时间中的较大部分,甚至出现了挤占阅读兴趣书籍时间的情况。对此,陈健仪认为,课业阅读与兴趣阅读可以通过兴趣进行统一,若出现对立,则需要把握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究竟是什么,思考当下的阅读是否对其有所帮助,从而把握个中平衡。戴绮雯表示,阅读本就是各有所需,为课业、为喜好阅读都无可非议。“对于阅读而言,切实去做了总比没有做要好。”而周名翊对此有不同的看法。原本修读物流管理专业的她,从大二起便对翻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经过努力,她成功取得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同声传译专业的offer。疫情期间,周名翊也没有停下自己学习的步伐,她孜孜不倦地研究中英文的语法和翻译,在阅读中大量汲取专业学习所需的知识。她认为,在我国大学生阅读量相对较少的背景下,阅读专业必读书目是了解、掌握该专业知识的必由之路。“当你选择了一个专业,最踏实的学习方法就是阅读大量学科相关书籍,个人喜好在这个阶段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事情。”诚然,在压力过大时,可以通过兴趣阅读非专业书籍进行排解。但广泛阅读专业书籍,大量摄取专业知识,才是大学生应当做的事。


慨今昔:悦心而读续书缘


      回忆小时候的读书经历,陈健仪总绕不开家里的那个落地衣柜。那时,她会踮起脚尖,把衣柜里的衣服一件件地“扒”出来,扔到地上,再抱上她最喜欢的《古堡里的月亮公主》钻进去。衣柜半透明的门扇虚掩着,午后的阳光微微透进柜子里,当她翻开书本,阳光打在书页上,照亮其中的每一段情节。精彩的故事与半闭的空间让她忘记流逝的时间和周遭的事物,她窝在衣柜的小角落里,独自享受着童话的浪漫。
  对于陈健仪来说,阅读是一把钥匙,让她打开一个又一个崭新世界的大门。在书的世界里,她跟随情节发展的脚步,感受着不同的情感,暂时与现实世界隔绝,得到精神上的愉悦。读书带给她惬意的体验,也培养了她的专注力。如今她一旦决定去做一件事情,就会热情且专注地投入时间和精力,不受干扰,认认真真地将其完成。
  和陈健仪相似,周名翊也将阅读视为将自己从现实世界中暂时脱离的方式,当她感到不安、焦虑时,书籍所构造的世界就是她的避难所。高中面临文理分科时,周名翊选择了理科,分科后的成绩没有达到预期,使她压力倍增。为了摆脱这种消极情绪,她开始大量阅读,最“疯狂”时曾在一个月内读完10本书。经过这一段时间的阅读,她的心态发生了改变,此时她可以以淡然的心态看待学习,心平气和地“刷”数学题了。升入大学后,面对迷茫的前路,周名翊选择再次打开书本,尽自己所能,如饥似渴的汲取书籍中的养分。
  周名翊认为,阅读是一种调剂方式:在疫情期间,书可以让读者离开充斥高密度信息的社交网络,沉浸到书中线性的思维氛围里,减轻焦虑。“阅读是在知识和精神两个层面上的自我挽救。”周名翊说道。她喜欢读科幻类的书,譬如阿西莫夫的《永恒的终结》曾令她感慨万分:“书中闪烁的人性的光辉以及浓浓的人文关怀,是其他书里没有的。”
  《哈利波特》是戴绮雯的心头好。她第一次接触到《哈利波特》是在初中,和大多数读者一样,她喜欢着象征正义与勇敢的格兰芬多。几年后,当她再次翻开这套书时,她却对斯内普———一个反派角色产生了不一样的感情。斯内普前期对哈利百般苛待,但随着剧情进展,斯内普渐渐显现出他保护哈利的本心,以及对哈利的母亲莉莉那份深沉的愧疚与爱。这种反差让戴绮雯更深刻地认识到人性的复杂性。“我那时意识到斯内普这样一个表面阴沉,并不很阳光的人,内心的爱也可以是这样光明。”斯内普让戴绮雯第一次认识到“灰色地带”,这引发了她对正邪之分的思考,从那时起,她不再习惯性地用简单的正反派来定义一个人物,而是更冷静地分析人物的各个方面,建构出立体的人物形象。
  阅读更让戴绮雯意识到,并不是所有事情都非黑即白,思考的过程比结果更加重要。近期,互联网上舆论交锋不断,众说纷纭、错综复杂的社会事件让她感叹:“今年真是魔幻之年。”于戴绮雯看来,书就像一盏明灯,通过阅读养成的思考习惯使她不随波逐流,而是能在众说纷纭中正确认识到自己的观点,努力不让自己迷失在庞大的信息流里。
  对于她们来说,阅读不仅是单纯的学习或娱乐方式,更像是她们生活的一部分。合上书本后,她们不一定会大彻大悟,但文字间透出的情感能给她们带来心灵上的慰藉。书能传达的信息远比它本身承载的文字量要多,阅读能带来的收获也远不止书本中的信息。书可以是一把钥匙、一间避难所,亦或是一盏明灯,值得每个人用心去体会。


探意义:万卷为星耀前路


      为了兴趣去阅读,当作一种娱乐的消遣方式,即使投入再多的时间都值得。陈健仪自认为是一个爱玩的人。打游戏、看剧、逛公园、运动样样不落。在她眼中,相较于那些热闹的玩法,阅读显得更为安静与私密,是在小世界中的独自徜徉。“阅读的价值就是让我花费在上面的时光有了意义。”她笑道。对此,戴绮雯也有同感。阅读于她,是一种平和、慢节奏的娱乐,且不会令她感觉自己在虚度时光。她对阅读的价值概括得很简单,“只要有所学习,就是意义。”
  此外,在很多人眼中,阅读是体验不同世界中不同人生的方式。无论是自己的生活经历还是与他人的沟通交往,都只是拓宽或掘深了我们当下的人生。然而,阅读却能使我们与其他时间、空间维度的人精神相通,将书籍中无限的生命体验纳入我们有限的生命之中。
  戴绮雯喜爱阅读塑造有丰富人物形象的小说,对她而言,阅读的意义之一就是体验到了众多基于现实或独立于现实以外的崭新世界,并对人与事物的复杂性有了更深的体会。陈健仪则将阅读比喻为欣赏画展,即便无法理解画中的意义,也可以感受画带来的视觉冲击。也许读者在浏览众多的作品后,曾经目睹和接触过的笔触细节如同水过鸭背,但在直接面对这些作品时,总会产生即时的情感冲击与共鸣,并在欣赏者身上发挥潜在作用,这就是一种精神体验上的收获。
  王小波在《我的精神家园》中写道:“我总在回想幼时遥望人类智慧星空时的情景。千万丈的大厦总要有片奠基石,最初的爱好无可替代。”对于一些阅读者而言,阅读就是那个无可替代的最初的爱好。通过阅读,他们给自己的精神家园添砖加瓦。阅读充实着认知,最后也将作用于现实世界,正如黑夜的璀璨星光,终要照耀旅人前路。
  疫情大环境下,形形色色的社会问题屡见不鲜,人们在信息爆炸中往往措手不及。这时,阅读的作用更加凸显。将阅读视为精神与自救手段的周名翊,一方面以阅读作为将自己拉出知识匮乏泥潭的绳索,藉此攀援而上到达更高的平台看待事物;另一方面,又通过阅读搭建起了信息洪流中一处属于自己且不被打扰的心安角落,这些对她在疫情中调整心理状态,恢复冷静思考都具有积极意义。
  “看的越多,发觉自己懂的越少,但阅读总能让自己收获安全感。”屏幕上飞速刷新的言论观点如同扑打到船艏前的风浪,而阅读之于戴绮雯,就是压舱石之于舟船,在面对问题时能够使她对自己的知识储备有所自信,有了思考并解决问题的底气。
(文/宋诗华 袁永晟 曾乔 洪梓霖 张少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