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为就业的你而来

———记疫情下的“云春招”

    期次:第484期    作者:林馨怡 吴著进 麦偲 赵杏洁

  一场始料未及的疫情,让2020年春招的“形势”与“形式”都发生了变化:就业形势“难上加难”,用人单位的招聘岗位缩减,求职者的竞争加剧,面试形式也由线下转为线上。选择就业的深大毕业生,在社会的关注与学校的帮助下,努力调整自我,迎难而上。


云端春招:“面对面”到“屏对屏”


  受疫情影响,原本设在线下指定地点的面试,在今年春招全部转移到了线上,主要以视频会议或语音通话的形式展开。毕业生和用人单位都经历了从“面对面”到“屏对屏”的全新体验。
  不少毕业生对于“云面试”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便利,不再辛苦往返于面试地点和学校,节省交通费用和时间成本。在家中的毕业生只要有一台电脑或一部手机,便可与面试官展开“交锋”。
  曾凯是电子科学与技术专业的毕业生。兴趣使然,他选择应聘与自身专业并不对口的教育行业,并成为了一名教育机构的数学老师。春招的整个过程顺利得超乎他想象,只应聘一家机构就拿到了of-fer。他认为,线上面试是在家中,熟悉的环境让他更为放松,与面试官隔着屏幕交流也让他不太容易紧张。
  有人欢喜有人忧,也有毕业生并不适应这种面试形式,觉得自己在面试中很“吃亏”。广告学专业的毕业生叶思颖想要应聘设计岗,她更倾向于通过线下面对面的形式将作品集展示给面试官看,方便指着对应的地方逐一讲解;线上面试受到屏幕阻隔,在传达上难免不够清晰明确。她有几次面试是以通话形式进行,不善谈吐的她觉得自己不占优势,“如果是线下面试,我就可以通过我的笑容去努力感染面试官。”
  面试中途网络卡顿是求职的毕业生们最容易遇到也是最头疼的问题。一旦网速不流畅,双方沟通就会受到影响,信息延误也会影响提问和回答的连贯性。碰上断网的情况,还要调试设备许久,这使本就紧张的他们更加手足无措。叶思颖一度担心自己会给面试官留下不好的印象,因为她在回答时曾数次出现网络延迟的情况。
 

披荆斩棘:漫漫求职路


      像曾凯一样首战告捷的毕业生还是少数,更多的毕业生经历漫长曲折的求职过程,就业结果也并不尽如人意。
  金融学专业的毕业生王自立对计算机领域的工作更为感兴趣,他想要尝试涉足计算机领域。作为计算机“小白”,专业知识的缺口更需要他比别人付出更多的时间和努力来补足,为自己这张“白纸”增添笔墨。疫情期间被迫宅在家的他,反而可以每天沉下心学半个小时的代码,就这样坚持了四五个月。在这次春招,他接连参加了十几家公司的面试,可谓“身经百战”。面试美团时,为了应对面试官的“刁难”,他在面试前一晚通过网络上的各种平台刷面试经验,一直看到凌晨2点。然而在面试官要求他手写算法时,此时“学艺未精”的他不会作答,在第一轮面试就败下阵来。但王自立没有因此气馁,此后又陆续应聘了同花顺、拼多多等公司,由于基本原理掌握得不扎实、项目经历撰写得不够具体,几次与offer失之交臂。
  没有自我否定甚至放弃,他愈挫愈勇:“整个春招对我帮助最大的就是面试,可以了解自己哪些方面存在不足。”每场面试结束后他都会进行复盘,总结经验,不断解锁新知识、新技能。也正是多次面试的积累沉淀,才让他最终能在4399网络股份有限公司成功斩获技术岗offer。哪怕遇到求职者最为害怕的“压力面”,他也泰然处之。在他看来:“每一轮面试就像一座座陡峭的山,一山更比一山高;但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应届生就要有敢挑战的精气神。”
  叶思颖则在今年春招“深刻体会到被打击得体无完肤的心情”,她投递了十几份简历,收到了半数回音。从收到面试通知时的喜悦,到不了了之的低落,再到为下一场面试努力振作,每一次面试的心情都像在坐过山车。由于设计岗的特殊要求,她需要花费许多时间精力来制作自己的作品集作为应聘的“敲门砖”。叶思颖坦言,自己在校期间的很多作品过于稚嫩,而且不适用于业界的工作方向,所以她得从零开始去想内容,重新准备拿得出手的作品集。而春招留给她的时间只有2个月左右,整个过程对她而言实在有些仓促。
  在面试时,面试官出了道作图题,要求画一张图,但叶思颖觉得自己的作图水平既然暂时比不上专业的设计师,不如先摆出认真的态度和诚意。因此,她最后交给面试官两个不同的方案。也正是她的这份认真,帮她拿到了该公司的实习offer。尽管并非正职,但她在努力为自己争取转正的机会。


学校帮扶:就业政策加持


      在很多同届的毕业生忙于找工作时,计算机与软件学院的毕业生林键铎却早已签约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技术运营部。“我能顺利求职,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母校的用心培养,精准推送招聘信息。”林键铎说,学校的职业生涯规划指导帮自己明确了求职方向,教学中提供的实战化项目让他练就了真本领。
  和林键铎一样,来自汉语言文学师范专业的李涔瑜也早早上岸,应聘上了心仪的教师。自大一起,李涔瑜便坚定了未来要做教师的决心,积极参与相关的实践活动。大三时,学校就业指导中心曾经联合文学院邀请宝安区的教育督导员开设讲座,她抓住机会毛遂自荐,询问督导员是否可以提供合适的实习岗位。一番努力争取下,她成功在宝安区实战教学将近40周。“就业指导中心给了我一个较高的平台,让我可以接触到一线教育的工作者。”回忆起那段经历,她努力把课都集中排在上午和晚上,下午留给实习,忙碌又充实。
  应聘过程中,凡是有什么问题,李涔瑜总会第一时间想到寻求就业指导中心的帮助,比如关于教师资格证的认定、应聘的经验传授等。疫情期间,身为班长的李涔瑜也会协助辅导员第一时间转发教师招聘的最新动态,鼓励同学们积极踏实地做好储备。同学们在就业过程中难免遇到焦虑,每当李涔瑜向就业指导中心反映什么问题,对方总会及时有效地提供有用的建议。“我们应届毕业生有学校和就业指导中心的帮助,就业真的顺利很多。”就业指导中心的高效率、精准性让她感到十分踏实。
  面对疫情下严峻的就业形势,学校出台《稳就业促就业措施二十条》,全校总动员,积极为就业岗位“做加法”,发起组织驻深重点企业、在深机关事业单位、高新技术行业等招聘专场。学校还要求院系主任、一线教师运用科研项目、社会服务等资源,主动推荐毕业生就业。此外,学校也引导校友会、各二级学院主动挖掘校友企业资源,发起校友推荐就业、定向招聘等活动,争取更多招聘岗位。
  同时,学校注重内部深挖引导毕业生多元就业。学校特地增设教学、科研助理等岗位,招聘受疫情影响不能按原计划出国的优秀毕业生,让他们能相对充实地度过空白期。深圳创业氛围浓郁,每年都有大量的毕业生投入创业浪潮。学校专门启动了2020年应届毕业生创业虚拟孵化项目专项入园资助工作,对有潜力的毕业生创业项目,从政策、资金、场地等方面进行扶持。